书评随笔

当前位置: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 书评随笔 > 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命运抗争——评六沐雪《逃

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命运抗争——评六沐雪《逃

来源:http://www.mengdq.cn 作者: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时间:2019-12-08 22:54

摘要: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中国文史出版社隆重推出!长篇小说年度钜献,乱世民国暖伤之作——“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六沐雪新书《逃往夏威夷》由中国 ...

图片 1

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命运抗争——评六沐雪《逃往夏威夷》

图片 2

原标题: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名单公布!十部作品等演员加盟

图片 3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中国文史出版社隆重推出!长篇小说年度钜献,乱世民国暖伤之作——“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

12月6日,由保利、央华戏剧、新京报、北京师范大学与法国蒙彼利埃“演员春天”戏剧节共同主办的首届世界好戏·中国观众论道周圆满落幕。闭幕式当天,现场分别举行了论道周第三场主题对话《戏剧影响力对话》、发布了保利·央华2020年国际展演季剧目、保利·央华2020年创作剧目,以及由保利、央华、新京报、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共同主办的“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也公布了最终入选的10部作品名单,该孵化工程也是新京报石榴计划之一。颁奖结束后,孵化工程也随之启动了第二阶段——演员甄选计划,具体细节组委会预计将在春节过后公布。

文/北风来袭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六沐雪新书《逃往夏威夷》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六沐雪,新锐青年作家。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儒意欣欣文化传媒集团签约作家。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国防报》《当代电影》《中国电影周报》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逾五百万字。

1.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

如果光看书名以及封面设计,不去看本书的推介、内容提要、正文,你可能想不到这是一本写什么的书。这样风景胜地,再加上封面上的几句话,以及作者旖丽的笔名,可能让人觉得这是一本关于风花雪月、花前月下的书。要是这样想,就错了。虽然有风花雪月,但主要却不是风花雪月。

编辑推荐

最终入选作品将出版,舞台剧开巡演

本书被称之为中国版“追风筝的人”,此言一点不虚。或者“追风筝的人”阿富汗裔美国人写的原版(2003年)或译版没有见过,但这个同名电影可能很多人见过。没错,本书就是这个样子,你看了电影,再看本书,就会有相似之感。只不过是换了区域,“阿富汗”变成了“中国”的民国时期。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

历时39天,从622份剧本中脱颖而出入围孵化工程的创作者在闭幕式上合影。主办方供图

少爷赵月生与佣人之子马木瓜虽然是主仆关系,但却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们。由于赵父对马木瓜的特别照顾,以及马木瓜本身的努力,使得赵少爷对于马木瓜竟然也生出了许多嫉妒。在恶霸陈半二多次欺负时,不仅没有挺身而出,反而默许甚至积极配合了诸多行动。

这是一部战争与和平、个人与国家、忠诚与背叛、父与子、主人与用人、家庭与友谊、伦理与血缘、世俗与爱情、恩典与救赎、温馨与恐怖、仇恨与大义错综交织、浑然天成、直触人性本质的作品,它涵盖了一切文学与生活的主题。

“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共为期39天。截至11月23日零点,“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报名通道关闭前为止,经组委会审核、统计,报名有效的剧本总数为622份,参赛选手年龄跨度从15岁到45岁,25天时间里,共收到622份参赛剧本,其中还包括了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的投稿者,也有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的投稿者。从初评开始,8 位评委从622份剧本中选出60部剧本,经过16位读本评委围读、12月5日整天的作品答辩及评审连夜激烈讨论后,入围终评的59部作品中,最终脱颖而出10部作品,它们的创作者分别是:

终有一天,陈半二想卖马木瓜当猪仔,没承想差点被赵月生设计自己掉了进去。事情败露后,马木瓜及其父离开赵家。而赵家却因为赵父原来刺杀日本外交官而遭到追辑,仓皇之下逃到了夏威夷。(这或许就是本书书名的来历,但琢磨起来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名字,虽然终究要给主角找个跑路避难的场所,但由于还要牵涉到后来的珍珠港事件,只好先让他到那里了。)

一幅民国京都的浮世图卷,一曲凄美绝伦的人性颂歌。作者用十五年心血在史诗般宏大的历史景观中以温婉细腻的笔触摹画出罪恶、自私、贪婪、善良、慈爱、隐忍的复杂多样的人性,叙写出令人极度震撼且富有高度文学质感的荡气回肠的生动故事,真正实现了不同类型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理想。

《在温暖的日子里》:高媛、白瀛、王乐洋、毕岩

自从两个小伙伴开始了长达十数年的分离,赵父对马木瓜父子异乎寻常的重视让赵月生感到隐约不安。日本侵华加剧,更让赵父有了再把马木瓜父子找回来一起居住的念头。无奈世事已乱、战火纷飞。赵月生冒险回到中国,历经一番磨难之后,却没有把马木瓜带回来,因为半路遇害了,只带回了马小瓜。

内容提要

也许,每个人心的城池里,都住着两个面目迥异的生灵,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它们会在光怪陆离的人间凡尘神出鬼没。在风雨飘摇的民国时代,少爷月生与佣人的儿子木瓜都从小失去他们心中的美丽女神——妈妈,他俩情同手足地在一个屋檐下度过了美好少年时光。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何又是主佣关系?木瓜对他说:“月生少爷,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可月生为何屡次配合亲日恶少把魔掌伸向他,而他明知有生命安危,却又甘愿用生命证明自己的忠诚,而月生又为何处心积虑地把他逼出主佣祖宗三代生活在一起的赵家大院?如果逃离可以了却一切恩怨,月生为何又两度跋涉万里冒着生死返回原地,在血雨腥风中欲帮他逃出危险境地?当月生得知一向敬重的爸爸在遗嘱中居然隐藏着一个令人窒息的惊天谎言,而且木瓜已遭亲日恶少之流陷害,一切行动的初衷看似毫无意义时,他却又把自己人生的全部美好献了出来,包括撇下日夜苦苦思念的爱妻,抛弃本该有无限可能的生命……背叛是心灵的毒药,逃离是梦魇的开始,救赎是否让你看到生命裂缝里的一丝光亮?

《我好吗?》:姚蓓贝、于璐、陈思米、甘林可、边毅

在找寻马木瓜父子的过程中,赵月生这才惊奇的发现原来这一开始都是有原因的,赵父并不是无缘无故地对马木瓜关照有加。两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只不过,马木瓜的生母蓝云原来就是赵父的女友,经历一番被拐卖青楼又被赎回后嫁了马父,马父却无生育能力,蓝云却为赵父步青生了两个,遂成少年主仆二人。

章节试读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温暖而明媚的早晨。我翻身坐起,极目越过窗外那片洒满阳光的椰子林,停留在水天相接的大海上。鸟儿们上下翻飞时的鸣叫,氤氲着海洋气味的清风掠过耳际,又被浪花卷击礁石的声音有节奏地淹没着。那个1928年寒冷的冬日,十六岁的我和最敬重的爸爸逃到夏威夷后,每天都是这样有前奏似的开始一天的生活。爸爸在世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刻,他都不会轻易惊扰我。后来,成为我妻子的丛莲,美丽而善良的丛莲,也像爸爸一样坚守着这个默契。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很感激。他们不愧是我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我似乎并不领情大自然在这个季节恩赐给这座岛屿如此明媚的风光。若是不看墙上的挂历标着的那个大大的“12”,我压根就忘记这正是夏威夷的冬天,像春天一样风暖花开的冬天。正是这晨光明媚的温暖,戳痛了我。因为在太平洋对岸的中国首都南京,此时正深陷在午夜的飕飕寒风中,被日本军队惨绝人寰的白色恐怖笼罩着,不知又有多少同胞的冤魂在黑夜里游荡。我那亲如兄弟的小伙伴是不是蜷缩在哪个角落又躲过了日本鬼子那噬血的屠刀?我很想念我的小伙伴——木瓜,我无法忘却的另一个至亲至爱的人。他鼻尖上的那颗奇大的黑痣,像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照亮我那阴晦而狭小的胸膛。阳台上笼子里的两只信鸽,用翅膀把鸽笼扑腾得哗哗直响,杂乱的响声明显地干扰到了我在太平洋对岸神游的思绪,但我并没有丝毫不快。我理解鸽子们的焦躁。可以想象,它们像我失去木瓜一样,是失落和孤独的。十三年前,它们三个亲密伙伴从南京跟随我逃到异国他乡。三年前,我放回那只叫波斯的信鸽去寻找木瓜。我清楚地记得波斯那时极不情愿离开的情形。我把它抛向空中,谁知它飞了几圈之后,又停回鸽笼上,我气得拿着笤帚驱赶,它又飞到附近的一棵高大的合欢树上,与笼里两只鸽子一起发出低沉的咕咕的叫声。我急红了眼,大声地“嗬嗬”地喊叫着,把笤帚扔了过去,可是波斯毫不理睬,又开始梳理自己美丽而光滑的灰白羽毛。不一会儿,它收拾停当,面向西方展开翅膀,像利箭一样消失在波涛汹涌的太平洋上。波斯,这一去便杳无音讯。 “丛莲,帮我去看看那两只调皮的鸽子吧,它们发什么神经了?”我对张罗着早点的妻子说。“月生,我想,它们是发情了吧!”丛莲笑着朝我抛了一个媚眼。丛莲经常用这样的方式尽量逗我开心。丛莲往笼前一站,它们扑腾得更欢了,并发出咕咕的响亮叫声。丛莲对我做了一个美式的动作,摊了摊手,耸耸肩,摆了摆头,表示完全弄不清它们如此发疯的原因。凭我年少时在南京玩儿鸽养鸽的经验,信鸽只有寻找到了自己恩爱的伴侣,才会发出如此洪亮的声音。“月生月生,那不是咱们的波斯吗!”丛莲挥舞着手突然尖叫起来。我蹦下床沿闪身蹿上阳台,顺着丛莲手指的方向看去,停留在那棵高大合欢树上的灰白鸽子分明就是波斯,它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像打了鸡血似的“嗬,嗬嗬……”地唤着波斯。波斯拼命地振动着翅膀,几欲落下又几度飞起,终于停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刚想伸手过去抚摸一下波斯,波斯“啪”的一声,从我的后背滑下去滚落到地上。我慌忙转身蹲下,波斯振了一下翅膀站了起来,摇晃着跳了几步,还是倒在了地上。我睁大眼睛,发现波斯少了左腿,右腿上用薄薄的塑料结实地缠着一封信。它的胸骨上有擦伤的痕迹,渗出的血把身体内侧的一小撮绒毛粘连在了一起。我猜测,大有可能是日军把波斯当作“传信兵”,打了妄图致命的一枪。因为在波斯的羽衣里还能依稀闻到一丝药硝的气味。

《来一盘时光,免辣》:李宗雷

看到此,你是不是有似曾相识之感呢?友情、背叛、战争、动荡、私情、主仆、寻找、托孤,这些桥段和情节,看起来真是象“追风筝的人”呢。只是作者将其本土化了,只借鉴了其中的构思。可以看出,作者对中国历史的研究是非常透的,尤其是民国至抗战的这一段时间,看小说的时候,竟然还有科普国情之感,真是颇受教育。

专业点评

这是一部战争与和平、个人与国家、忠诚与背叛、父与子、主人与用人、家庭与友谊、伦理与血缘、世俗与爱情、恩典与救赎、温馨与恐怖、仇恨与大义错综交织、浑然天成、直触人性本质的作品,它涵盖了一切文学与生活的主题。一幅民国京都的浮世图卷,一曲凄美绝伦的人性颂歌。作者用十五年心血在史诗般宏大的历史景观中以温婉细腻的笔触摹画出罪恶、自私、贪婪、善良、慈爱、隐忍的复杂多样的人性,叙写出令人极度震撼且富有高度文学质感的荡气回肠的生动故事,真正实现了不同类型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理想。

本次孵化工程的获奖作品也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结集成册。

或许小人物的命运在大时代的背景下根本无从选择,更多的只是颠沛流离,能够在时代波浪中有所抗争,已属不易。人性使然,即使没有这样或那样的时代,一样有这样或那样的故事。

创作者李宗雷上台领取入选证书。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与起始认为是一本风花雪月的书不同,这也不是一本铁血抗战的书,而有点娓娓道来讲民国时期两个少年命运的悲欢离合。语言风格极类似以前的通俗小说,语言平实,对风土地理人情的描述尤为细致,显示了作者过人的文学功底。只是,史料的过多堆砌稍显生硬,与小说风格不符,当然,这无妨大碍。���(�Z&

颁奖结束后,作为最终入选的创作者于璐接受了采访,她表示:“其实我13年前从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毕业后,就没有再干这行,心里一直积累的梦想今天算是圆梦了。”在于璐看来,戏剧行业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其实进入门槛很高,她这么多年也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比赛:“我始终觉得戏剧对我是生活之外的空间,是让我能始终保持自己原生态的领域,我一直在做本职工作,从我内心来讲,通过这次机会让自己离戏剧更近了一些。”

另一位入选的创作者姚蓓贝则表示现在自己很兴奋,可“当初报名来参赛也没有想过最后能拿到这个奖,之前也没有任何关于这类比赛的经验。通过这次参赛,以及终评答辩的时候收获了很多,评委老师们给我提出了一些指导意见,在接下来的创作过程中,我会去注意这些问题。虽然这次写的剧本只有20分钟,但如果有机会还是想丰富一下这部作品,变成更长时间的表演形式,同时未来也希望有机会能投入到其他话剧、电影的创作当中去。”

据悉,此次甄选出的优秀编、导作品,将在2020年制作成成熟的舞台剧,并在全国60家以上的剧院进行巡演,同时青年戏剧人也将获得相应的作品版权等创作费用。担任此次孵化工程总导演的周可表示:“我现在跟大家一样非常期待,期待最终的入选作品未来将如何呈现在舞台上。我想和所有年轻的创作者一起,共同去探索。也许我们会创作一首小夜曲,也许是一首交响曲,或者可能是宇宙的声音。”

■ 演员甄选计划

新京报编委金秋与演员孙强上台宣布此次孵化工程圆满结束之后,还将随之启动演员甄选计划,具体细节组委会预计将在春节过后公布。金秋发言时表示,“ 有了遴选出来的剧本,在好戏和观众之间还缺一个好的演员,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在全国的范围内,尤其在专业院校以及民间,为有实力的演员们搭建一个平台,共同迎接一个演员春天的到来。”

2.保利·央华2020 年展演、创作剧目

法国导演执导《雷雨》,万方续写《雷雨后》

“ 论道周”闭幕当天,保利·央华2020年国际展演季剧目、保利·央华2020年创作剧目也公布了剧目,剧目由保利文化集团副总经理、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郭文鹏宣布,由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主席让·瓦雷拉介绍。活动中,来自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二级巡视员马文,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李雪敏,昆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韦平,小说家、剧作家万方,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朱敬,北京人艺演出中心主任、北京人艺国际戏剧节总负责人、首都剧院联盟副理事长尹衍彬,青年导演周可,演员史可、孙强,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冯宪珍,央华戏剧首席制作人王可然等数十位嘉宾也到场出席。

让·瓦雷拉介绍2020年重点剧目。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摄

郭文鹏首次发布了保利·央华2020 年国际展演季的五部经典剧目,包括:《贵人迷》《血婚》《危急关头》《等待戈多》和《在一瞬间》。让·瓦雷拉对推选这些剧目做了具体介绍:“ 四天论道周,我们讨论了戏剧的方方面面,也达成一种共识:好的戏剧作品应该拥有的经典与革新品质。此次展演季我们所选择的剧目,都是世界戏剧史上推陈出新之作。比如莫里哀的芭蕾戏剧《贵人迷》融合了音乐、舞蹈和戏剧,却不同于意大利歌剧,这部作品的完整演出在法国都难得一见。《血婚》则是西班牙最著名的诗人洛尔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对西班牙传统舞蹈弗拉明戈、对西班牙传统家庭观念的思考,这部剧和曹禺先生的《雷雨》形成了一种非常好的呼应。

而贝克特的《等待戈多》象征着一种与过去的断裂,这部剧1953年在巴黎首演时引起了非常大的震荡,无论是演出形式还是表达内容。剩下的《在一瞬间》则取材自《追忆似水年华》,让·贝洛里尼导演近年来一直专注于将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作品,此次他将挑战原著作者、法国文学家普鲁斯特的这部巨作。《危急关头》则来自我们今天在座的菲利普·马茨先生主演的小丑剧,非常有趣。”

部分作品剧目海报。主办方供图

随后,主持人张越代表主办方发布了保利·央华2020 年创作剧目,包括:《雷雨》和《雷雨后》、《在一瞬间》、《等待戈多》和《留金·夜上海》。这其中,《雷雨》和《雷雨后》最受人关注。曹禺先生经典作品《雷雨》此次由法国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执导,而曹禺的女儿、剧作家万方则续写《雷雨后》,拉卡斯卡德表示:“这两部剧的戏剧结构非常让我惊叹,因为它探讨了非常深刻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我希望和中国演员们一同来研究。对我来说一个法国导演和一部中国经典戏剧作品相遇,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这也是戏剧有趣的地方。我希望在作品中呈现一个以人为核心的世界,而不是一个被强加给我们的世界,我相信会给大家带来惊喜。”

此外,由法国导演、法国国立人民剧院院长让·贝洛里尼执导的法国版《在一瞬间》在欧洲各地演出都深受欢迎,此次他将执导《在一瞬间》的中国版,他表示:“《在一瞬间》法国版在蒙彼利埃演出时,央华戏剧王可然先生向我们表达了他对这部作品的喜爱,我觉得这很奇妙。在我看来,语言是表情达意的工具,而戏剧在某种程度上跨越了语言的界限。这部剧是关于祖母、关于记忆、关于生命的,我非常喜欢普鲁斯特的作品,也有一种关于人生和记忆的执念。我希望在中国完成一次再创作,在中国社会、中国记忆中重新发掘一个普鲁斯特,我也非常期待与中国演员的合作、与中国观众的相遇。”

随后,让·瓦雷拉也宣布了保利·央华2020年创作剧目的海外演出计划:“ 首先,曹禺先生的经典作品《雷雨》,将于2020年6月登台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2021年1月到3月会在法国和欧洲各大城市巡演。《在一瞬间》中国版明年也会在法国国立人民剧院上演,未来我还想把这部剧带到蒙彼利埃,相信将会产生一种新的化学变化。还有《等待戈多》,也会登台‘ 演员之春’戏剧节,我们拭目以待。”

3.戏剧影响力对话

在主持人张越的主持下,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主席让·瓦雷拉、法国国立人民剧院院长让·贝洛里尼、以色列特拉维夫卡梅尔剧院总经理朗·古埃塔,立陶宛国立考纳斯剧院院长埃吉迪尤斯·斯坦奇卡斯与中方对话嘉宾——保利文化集团副总经理、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郭文鹏,中国香港编剧、导演、演员司徒慧焯,新京报社编委金秋,围绕“剧院为戏剧发展带来的影响力”展开了对话。

参加此次论道周闭幕的嘉宾们。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摄

让·瓦雷拉:

我们应该一直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要创建出一个良好的剧院生态系统,在我们的剧院当中,不仅要呈现知名艺术家、成名大师的作品,同时还要非常关注年轻艺术家,刚刚走出校门或者说二线艺术家的作品,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戏剧生命。我们应该在艺术家之间起到一个接力的作用,比如能够促成年轻一代与老一代艺术家的会面,这在艺术节上经常出现,这样的会面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能量,也是一种非常良性的竞争。我们还应该给艺术家带来一个很珍贵的东西——时间,指的是让他们有充分的工作时间以及有历练的时间。最后还要确认的一点,在我们剧院当中是有可能有失败的戏剧的,对于艺术家也好,对于观众也好,失败有时候就是一种学习。

朗·古埃塔:

戏剧艺术家们,无论他们是导演、设计师,还是演员,还有整个主创团队,他们都希望在舞台上对我们有所表达。当晚上大幕升起,所有的观众能够专注在我们的创作上,能感受到一些东西,会思考、会讨论,回到世俗的生活中就会有所影响有所改变,这就是所谓剧场的力量。我们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有很多需要考量的部分,需要在预算之内能够创作出好的作品。我们每年大概要创作14到15部剧,这里面有经典剧目的复排,同时也有一些新的尝试,但无论是哪一种,我们都应该要使剧场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面镜子。

埃吉迪尤斯·斯坦奇卡斯:

立陶宛国立考纳斯剧院目前正在演8个剧目,保留剧目有40个,剧院有3个正规的剧场,还有3个实验剧场,我们一直注重的是艺术质量。每年我们会邀请立陶宛本地的导演来执导剧目,还会邀请国外的团队到立陶宛跟我们一起合作推出剧目,所以我们的剧院其实是立陶宛最悠久的剧院,明年就要过100岁的生日了,保留剧目里有的已经上演了40年之久。观众也在和剧场一起成长,经常有祖孙三代都在我们的剧院里看过同一个剧目,这对观众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戏剧传统。

郭文鹏:

戏剧不是纯商业的东西,制作完卖票就能赚钱,它也不是一个投资,它更多的是启迪人的心灵,教化人的思想。所以剧院的目的不是赚钱,更多的剧院它没有选择制作剧目是从商业利益考虑,而不是从它的文化价值考虑。在中国很多走入市场化运营的剧院,第一个阶段都是没办法制作内容,因为它推向市场以后要考虑剧院怎么能够生存下来?很多是靠场租,租给制作团队或者租给商业机构,这样他们的风险很小,没有什么商业风险,之后有了一定的资金来源,一定会走入到内容创作里面来。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制作剧目的剧院,有一点是有共识的,那就是都认为内容是这个剧院的核心。

司徒慧焯:

因为在中国香港的生态不一样,我们没有一个剧团有自己的剧院。观众跟创作者是平等的,他们应该在一个对等的关系上面,观众需要跟创作者共享一个空间。理想的剧院剧团应该多一些空间给观众留白,让他们去填满,多一些活动,跟他们一起做戏剧教育,延伸出来剧团的精神,我们要将观众的声音收集起来,无论是戏还是剧团的精神,你要观众有满足感,他可以参与你的创作,那个影响力才出现。

让·贝洛里尼:

我们要做的不是等观众来剧场,不是给观众看他们想要看到的或是已经知道的东西,我们应该要给观众创造惊喜,让他们来了以后,发现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事物,所以我们探讨的远远不是一种商业化的操作。

金秋:

我特别想说的还是戏剧影响力。我想讲个个案,我上大学的时候,戏剧跟剧场在中国还没有那么发达,上世纪90年代,我在上大学之前是没有去剧场看过戏的,后来我毕业工作,正好做的是文娱编辑,工作的原因才第一次走进剧场看戏,第一次看了一个还不错的戏,对我个人发生了改变,这个改变是以前没走进剧场的人想象不到的。我后来16年的工作都在新京报做文娱编辑,改变了我,新京报也坚持了16年从来没有间断的对戏剧做报道,等我们再有能力的时候,会更加愿意推动戏剧的发展,会帮助艺术家,帮助剧院。我经常想,我们的人生最高追求是真善美,我把它拆下来看,可能我们做新闻,负责的是真,我们需要告诉大家真相,剧场跟戏剧更多会承担美,我们都回到社会责任来说,如果人不知道真和美就没有办法达到善,媒体的责任就是我们愿意去帮助或者去辅助好的剧场、好的剧院承担更好的传递美的责任,我们会做剧场、观众跟创作者中间的桥梁,我们是他们所有人的好朋友,这就是我对影响力的理解。

新京报记者 刘臻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张彦君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命运抗争——评六沐雪《逃

关键词:

上一篇:短篇小说:丽人族传说(PART 2 掠战 完)

下一篇:没有了